; 雷鸟送彩金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思想教育平臺 >品讀經典

癡才難說顧愷之

    新聞來源:馬鞍山日報 發布者:超級管理員 發布日期:2019-07-15 09:13 點擊量:2001 次

 ■肖鷹

    東晉畫家顧愷之(348年—409年),在中國古代繪畫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。東晉太傅謝安認為顧愷之的繪畫是“有蒼生以來未之有”,張彥遠說:“自古論畫者以顧生之跡天然絕倫,評者不敢一二。”

    顧愷之對于中國畫史的貢獻,可以歸結為兩個方面:

    其一,他以大量的畫作為中國人物畫奠定了獨特的線描藝術,其筆法特征是“緊勁連綿,循環超忽”(張彥遠),它賦予人物描繪精微超逸的格調,這就是后世所謂“高古游絲描”(又稱“春蠶吐絲描”);

    其二,他以明確堅實的理論主導其創作實踐,在所提出的“傳神寫照”“遷想妙得”和“以形寫神”等命題下,為中國繪畫確立了重精神意趣、推崇格調境界的藝術精神。由謝赫提出而后中國畫史奉為最高原則的“氣韻生動”,是以顧愷之的“傳神”觀念奠基的。

    從歷史影響來看,顧愷之對于中國繪畫的意義,精神的影響更大于技法。張懷瓘說:“象人之美,張(僧繇)得其肉,陸(探微)得其骨,顧得其神,神妙亡方,以顧為最。”張氏所謂“神妙亡方”,是指顧愷之對人物精神的表現(“傳神”)達到了極高妙而至于無法可循的境界。

    伴隨著顧愷之繪畫的傳說,都是與“傳神”有關的故事。他曾畫人物,多年不畫眼睛(“不點目睛”)。他的理由是畫人物的根本目的是“傳神”,眼睛是傳神的要害,不能輕易下筆,而與眼睛相比,形體就不那么重要了。為了“傳神”,顧愷之還有意改變人物的面貌。他畫魏晉名士裴楷,在其臉頰上增添三支毛,用以表現裴的“俊朗”。西晉名士謝鯤,慕從竹林七賢,任性放達,因為挑逗鄰家之女而被其打斷了兩顆牙齒。謝鯤以“縱意丘壑”自負,顧愷之將他畫在巖石中間,稱“此子宜置丘壑中”。荊州刺史殷仲堪一只眼睛病瞎,顧愷之要為他畫像,遭拒絕。顧愷之勸說殷,我先將你的眼睛畫得明亮有神,然后用飛白掃抹,形成“輕云蔽月”的效果,殷就應允了。“遷想妙得”,確是顧愷之繪畫的真精神和大創造。

    關于顧愷之繪畫傳神的力量,有兩個堪稱神奇的傳說。其一,顧愷之曾喜歡上一鄰家女孩,“挑之弗從”,他就把這女孩的肖像畫在墻壁上,將針釘在畫像心臟部位,致使女孩害上心痛病,“愷之因致其情”,女孩就依從了,他悄悄把針取掉,女孩的心痛病就不治而愈了。其二,建康(今南京)興建瓦官寺,富豪認捐不過十萬錢,清貧的顧愷之竟認捐百萬,眾人都懷疑他兌現的可能性,然而,他用一個月的時間在瓦官寺北殿內畫了一幅《維摩詰》畫像,待畫成將點睛之時,他讓寺僧發出公告:第一天觀看者請施十萬錢,第二天請施五萬錢,第三天隨意施舍。“及開戶,光照一寺,施者填咽,俄而得百萬錢”。

    史傳顧愷之有三絕:才絕、畫絕、癡絕。說到顧愷之的“癡絕”,有一個人不得不提及的,他就是桓玄(369年-404年)。桓玄曾拿一片柳葉告訴顧愷之,這是蟬用作蔽身的葉子,人用它就可以隱身。顧愷之聽信桓玄之言,高興地用這片柳葉隱身,桓玄乘機在他頭上撒尿,他不以為怪,相信是自己隱身了,桓玄沒有看見。顧愷之曾將一箱自己非常珍惜的畫作封存好,寄放在桓玄處。桓玄私自打開箱子,把畫作全部竊取,并原樣封存箱子。待顧愷之索還畫作時,拿到一個空箱子,桓玄稱自己從未打開箱子,顧愷之相信桓言,并且解釋說:“妙畫通靈,變化而去,亦由人之登仙。”

    蘇東坡曾在一首題畫詩中評論桓玄盜奪顧愷之存畫。蘇詩說:“巧偷豪奪古來有,一笑誰似癡虎頭。”桓玄以其悍將雄才,竊畫篡國,身敗名裂,其得其失,終不堪于顧愷之一癡笑。

雷鸟免费试玩